Yvonne

雜食,雷禮猿,恐尊禮

©Yvonne
Powered by LOFTER

要說心上人的話,八田美咲的確在他心上。

那心臟連著冠狀血脈,渡著每一絲甜膩到要死的氧氣,伏見猿比古本來以為可以一個人撐過黑暗,偏偏有人拉著自己的手迎向黎明,吸血鬼沒能在陽光與銀製十字架下活下來,但他終究是人,八田用木樁打下的刻印比生命盡頭的棺材還要沉重,喘著氣、甘之如飴背負著那所謂的「期待」,那是——既甜蜜又曖昧、不屬於常人的共感。

最後難耐的疼痛盈滿對方的眼眶,帶著久違的清爽感襲來,伏見搔刮傷口,他多麼慶幸自己還能讓八田的心滴血,飽含錯愕、難堪還有無可抑制的憤怒,他就知道自己贏了。


來追我吧。下意識的、說出口了。

就算是在scepter4,就算我到了天涯海角,你都會握緊拳頭、追過來,奪取這一份「背叛」帶來的失落。


沒有人命中注定被留在過去。扯開嘴角,冷笑著。

伏見知道對方仍在自己心上,只是周圍不再是一片溫暖的花海,沒有中學棉質的床墊,沒有制服十字扣被丟在一旁的項鍊,沒有菠蘿火鍋,沒有對方穿著圍裙讓自己足以安睡的背影,是他讓荊棘攀佈到鮮血淋漓,四處都是無聲的哀號,高塔的石磚只有落足慌亂的爪痕,不需要女巫與公主,只有卑劣的小丑把魔王刻劃在人們的恐懼中,而他的勇者早已迷失方向。


他要八田在牢籠裡,就算鑰匙從彼端開始鏽蝕,帶著一絲腥味,伏見還是吞下去了。

從那時候就知道,這從來就不是什麼喜歡,不會是愛,是比那更強烈而殘酷的判決,沒有緩刑,沒有假釋,他的世界只有囚徒,而那個能夠主宰一切的人......卻不知曉自己權力已然遮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