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vonne

雜食,雷禮猿,恐尊禮

©Yvonne
Powered by LOFTER

伏八 片段

  *《惯性出轨》多写的片段,看来是放不上正篇了


也许有天,他想起八田时,没有那些破碎的曾经和扭曲的现状来捣乱思绪,仅仅是一个不痛不痒的名字倒映在生命最终平淡的波纹上,没有了情感,他的世界大概也不会是鲜艳的。

但他更痛恨的是,那个让他膨胀的渴望硬是萎缩成同伴的惺惺相惜,却又自私遗留自己在灰白狭小空间里的八田,伏见的温柔被一张张无畏而无知的笑颜撕裂成片片委曲,他的呼吸逐渐在日常和温馨无趣的家族游戏中窒息,然而最后,他们谁也没有放过谁。

阴暗的角落,燃烧的烈焰,赤红的愤怒。

以及,伏见用鲜血舔舐伤口的喃喃自语。

疼痛伴随着八田不可置信的受伤眼神,他看见了对方发梢轻微的颤抖,和急促呼吸伴随着缓缓流下的汗水,一种强烈的快意油然而生,但随后涌上心头的是对八田愤恨到快要哭泣的脸蛋产生的怜惜,伏见又多么希望这些都只是错觉,他们还在那个懵懂愚蠢的时期互相拥抱。

他们打了场不痛快的架。

伏见死活不肯再用他在周防尊身上求得的赤色红炎,而八田冲昏了头,他掐着伏见颈部用力摇晃,从喉咙发出的嘶吼,变成晕头转向持续的谩骂。

而伏见受伤后,意识有点模糊,他的头和肩膀被一把撞击的石砖墙上,水沟恶臭的气味和刺激的涂鸦颜料摩擦着他的深色薄外套,又渗入冒着冷汗的皮肤,听着八田用他最喜爱的声音说出一句句最残忍的话,伏见已经没有力气再忆起全部了。

结果就只有对吠无罗的崇敬,绕着他的耳朵兜兜转转,最终狠狠一把刺痛了他自以为是的两人世界。

从此,灰白狭缝变得虚无,他连容身之处都没了。

八田现在手表上出现过他的立体影像,出现过他久久停留的电话号码,就是没有一声反悔的思念。

要说什么呢?他们还有什么能说的?

他对八田该说的,不该冲动说出口的话,再残忍的欲念,都露出尖锐的锋端穿过他的心脏,精准无比的刺中八田颤抖的胸膛。

他假装自己没有听到远走后断断续续的呜咽,假装没有看见每个转身之前的迟疑,假装没有对上每次回过头来的视线,假装根本不在意自己的身旁是空白的。

所以现在,他们无话可说。

就算再清楚不过对方血的味道,他们还是无话可说。

他们在对方伤口上洒盐,然后再不发一语的无声嘲笑。

除了倔强,大概就是不适合相处了吧。

横跨了十年的光阴,这是最大的笑话。

哈哈。

他不在乎,他受够了。

去你他媽的守候,去你他媽的愛情。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