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vonne

雜食,雷禮猿,恐尊禮

©Yvonne
Powered by LOFTER

点文【X27】枪下玫瑰(上)

 @橘梓  沒法一篇完結,久等了

              Xanxus手把手教綱吉的情節要等到下一章

              

*有很多东西我是查的,有错请纠正

*这里的Xanxus不会骂别人垃圾

 


那是一个面貌毫无特色的男人,戴着一顶长年不摘的旧针织帽,遮住了左边额角上边微微的缺发,阴暗而寒冷的审问室内,充满污渍的灰色大衣似乎没有起到保暖功效,他的双手紧扣却忍不住颤抖,一直到开门声响起,男人的身体还打着哆嗦。

「伊索雷,没有姓氏,现任西蒙家族第三十二区集管地领袖,没错吧?」

男人脸上的神情呆滞,面对执行身家探访的审讯人员,他没有任何反应。

「已经请人指认过照片了吗?」那人继续问身旁的部下。

「是的,确定是他。」

审讯人员嗤笑着,他对伊索雷说:

「不回答就表示默认了。不过接下来,你可就没有这项权利了。」

突然间,那人的眼神突然凌厉了起来。

「为什么要只身闯进和同盟的例行会谈上,还欲枪击彭哥列首领泽田纲吉?」

伊索雷没有说话,他似乎从头到尾都对于目前的情况毫不关心。

 

「你以为不说话,我就拿你没辙吗?叫人去把他的家人给……」

「报告长官,有人要见他。」有一个年轻的专员一把推开门,跑了进来。

「现在立刻?」那人问。

「没错,就是现在,给我立刻交出他。」陌生而低沉的口音是在场人从没听过的。

语毕,在他们的眼前,驱散了团团黑暗的就是不断燃烧的死气之炎。

橘橙色的光芒闪耀夺目。

***

「这不是炎真的错。」泽田纲吉说。

这几天他坐在自己的办公室,企图调整好一个姿势,比较不会压到肩臂,虽然右肩上的伤痕在当时经由医疗小组紧急处理,但是纱布下的血流依旧非常难凝固,在换绷带时,总会不小心又弄破伤口,导致现在仍然隐隐作痛。

而现在反常的,他努力挺直了腰,面对自己的家庭教师。

里包恩点头,他说:

「当然,在家族之间的会谈下会发生什么事都不意外,即使西蒙家族是同盟,也有人会狠狠地把十年前的旧帐往你脸上甩。」

「但你知道,这不是我生气的原因。」

接着,他刻意留下一个令人窒息的停顿,就是为了能看见自己学生羞愧的表情。

「……我知道。」纲吉声音微弱的回答。

「为了防身,首领是可以携带武器的。」

「我带了手套和死气丸。」

他话一说完,便听到对方的冷笑。

而伤口不约而同地,再次翻搅起纲吉的疼痛神经。

「现在最廉价的手枪一上膛发射都要比你快个几秒,我就看看你可以撑到什么时候。」

「但是,大摇大摆的带着枪进去,不就什么都谈不了吗?」

纲吉急欲反驳,他盯着里包恩帽檐下的表情,企图寻找着一丝迟疑。

当然,这徒劳无功。

「命都没了,你让我跟他们谈丧礼仪式吗?」

纲吉沉默了,一如从前,他始终不擅于面对自己老师过于犀利的言词。

 

「不管你愿不愿意,立刻给我在三个月内学会用枪。」

里包恩顿了顿,继续说着纲吉毫无商量权力的话语。

纲吉没有答话,他心中也认可这是目前最适当的方法,但是要轻易跨越过防御转为主动攻击的心理,对他来说,仍旧是个难题。

令人窒息的沉闷从两个人身边蔓延,双方久久不语。

 

而打破尴尬的是门把缓缓被转下的声音,巴吉尔拿了几份文件走了进来。

他事先已经敲了好几下门,不过似乎都没有人在意。

 

「里包恩先生,Varia那边已经通知好了。」

对方朝着巴吉尔点了头,伸手接过专门刻印着隶属九代暗杀部队的许可章文书。

「什么Varia啊?」纲吉忍不住问,不过他还是不敢直视自己老师。

「接下来给你魔鬼训练的人。」

「为什么是他们?」急迫地,他接着问。

 

「让你看看自己到底跟别人相差多少。」对方理所当然地回复着。

***

「你是笨蛋吗?会不会瞄准啊?」

史库瓦罗无比嫌弃的看着纲吉握枪颤抖的姿势,离标准偏差了十万八千里,身为Varia暗杀部队的副队长,他几天前便接到彭哥列总部的通知,务必在短期让泽田纲吉学会使用枪以自保,虽然在这里对方没有实权,偏偏狡猾的还复印上已退位九代的炎印,这就是全然不同的事了。

总之,让他试试一次实弹射击,结果惨不忍睹。

「枪还没上膛,你没子弹是要打算射什么?」

别说命中率和敏捷度,对方大概连基本站姿和击弹的步骤都不晓得。

「不是你的眼睛要对着靶心,把枪准星校准好之后再给我拉保险!」

好不容易,从最基础的姿势和击枪顺序开始,史库瓦罗不耐烦的一步一步说明分解动作,夹杂着不悦的谩骂,直到最后纲吉小心翼翼的开了保险,他终于顺利的扣动扳机。

然而,一声闷响从枪口中嘶吼而出,纲吉感觉到手紧紧握着的枪在指节部位微微热起,枪机与膛室之间猛然一震。

但是,他望着处于不远处的枪靶,中心的红点箱外同心圆扩散,洁白的平面毫无痕迹。

一滴冷汗从纲吉的额角流下,他不太敢转过头,似乎已经想象出了史库瓦罗暴怒的表情。

「居然第一次就卡壳,你这家伙的运气还真是糟透了。」

出乎意料,对方很平静的说明了没射中的原因,还顺带调侃了他一番。

「不过要教你这种白痴,我的运气也够糟了。」

面对满满的恶意,纲吉只好苦笑,他回道:

「还真是……辛苦你了。」

 

「总之,用曲尺对你来说还是太难了,先拿左轮是练习吧。」

「请问……这两种有什么差别吗?」

史库瓦罗没有在露出难以置信或轻蔑的目光,似乎已经逐渐习惯了纲吉对枪枝少到可怜的知识和技术。

他随意拿起纲吉方才射击失败的枪,做了个重新拉滑架的动作,接着便扣下扳机。

正中红心,而淡淡弹药的烟硝味散开。

 

「一个是你还没射出去就会被别人干掉,而另一个就是你射出去也干不掉敌人。」

纲吉听见史库瓦罗冷笑说。

这不是一点差别也没有吗?

他在心中默默反驳道。

 

而他又见对方指了指射击场邻近处的另一厅房,史库瓦罗说:

「那是仓库,自己去搬出来十箱子弹,今天把他们都射完。」

完全斯巴达式的教育,不过也不是第一次被荼毒了。

想到着,纲吉深深叹了口气。

他认命地拿起新式左轮手枪,瞄准后深呼一口气,然后再一次压下扳机。

***

暗红色的地毯铺垫在大理石砖上平滑的表面,如血一般的蔓延四溢。

这是Varia首领Xanxus专属的房间,就算是有紧急任务也不会有人直接走入通知,他们深深知道自己所跟从之人暴躁易怒的性格,以地位来说,不过是在天上领袖魅力的同时,也增加了恐惧。

然而,一个字处理员却出乎意料,轻易的站在Xanxus面前,他报告说:

「这是最后一份了,boss。」

「你真的要那么做吗? Xanxus,这可就代表……」

而史库瓦罗被特别允许在场,他急切的想将事情全部厘清,可惜对方没有给这个机会。

「我说的话,你们没有质疑的权利。」

Xanxus一出口,一个还盛满红酒的玻璃杯便成了碎片。

被泼出的深红色汁液凝结在墙上,逐渐干涸。

 

「没有其他事,就都给我滚。」他说着,样子似乎烦躁不已。

「还有就是……泽田纲吉他来了,那是九代也涉入的安排,你要是介意的话,我立刻……」

 

「别让我看到他。」

Xanxus说完,他闭上眼。

 

真是不敢相信,那个软弱到不行的人,居然赋予了他近乎十年的屈辱

现在那场失败的战斗,依旧历历在目。

而他想手刃对方的心情没有改变。

***

有什么不一样了,确切的感觉纲吉也说不上来,不过在拚死连发完大量子弹后,双手早已被枪的后座力震的麻木,弹壳也散落了一地,这期间没有任何人经过射击场,他独自一人练习完今天的训练量,臂膀酸痛不已,而伤口又再度发疼,彷佛再一次裂开一般。

然而,仅仅这样是不够的。

史库瓦罗走前,已经将枪靶和射击者的距离调到更遥远,而现在能确实射中靶心的子弹数远远小于他的练习量。

跟长年直接使用的死气之炎不同,枪击是一种完全相反的攻击方式,藉由着武器来伤害敌人,可是并不能立即对自己进行回防,其中的差异在纲吉的眼里简直有天壤之别,他所不擅长的方式便是枪枝射击的实践,一点不愿意改变的别扭就在此刻发作。

到底为什么会有人发明这种只会让别人受伤的武器呢?

他懊恼的想。

 

不过,单纯就精准度和攻击力而言,彭哥列也有这么的一个人。

Xanxus。

纲吉的脑海里第一个浮现的不是自己的老师里包恩,而是那个危险的男人。

自从指环争夺战之后,他们相见的次数便寥寥无几,即使在正式的继承仪式上,他忙着和其他家族的人互相寒暄,努力不要把前天晚上里包恩强迫他完整背起来的人物名单忘记,尴尬的面对时不时刻意或无意的刁钻,意料之中的讨好和预期不到的敌视一起迎面而来,纲吉嘴角只能扬起小到不能再小的弧度,摇着半满的气泡饮料,逃过一个个为成年敬酒的邀请。

那时候,他连与守护者在一起庆祝的时间都少之又少,回忆起也不过又是场再有没有过的闹剧,狱寺一边道着歉一边把香槟往他的脸上喷,山本找了史库瓦罗拍照,但被追杀了一整个下午,库洛姆和蓝波躲到休息室里歇息,而云雀挥起拐子,甩手就往迪诺的脸上砸。

从此之后,像是向过去饯别一番,他们学会了稳重,也失去了天真。

但是,即使过去的影像除了和自己亲近之人的回忆,还有在一些人身上感受到的不安躁动。

出乎纲吉的预料,Varia在当天出席了他的继承仪式,而且还是由Xanxus带领,虽然对方从头到尾都砸着史库瓦罗的头,闷声喝酒,没有和自己说过一句话,不过,心中还是欣慰感油然而生,至少,这算是承认他的一种方式了吧。

 

突然间,有个疑惑伴随着犹豫浮上心头。

既然都来到Varia了,要不要去跟他打声招呼?

纲吉想了想,然后什么也没说,他开始清理弹匣和枪管。

今天就到此为止,他望着自己手上的红肿,用指尖触摸还会有点疼痛。

即使是里包恩见到这样,大概也不会再多说什么。

 

纲吉如释重负的转身,准备赶在晚餐之前回到彭哥列总部,想必还有一堆文件是他在睡前必须过目的,所以自己已经没有时间留在Varia。

然而,事与愿违,他正打算离开之时,迎面而来的是一阵寒冷的风。

黑色的外套披上那人的慵懒,栗色和淡棕色相间的貂毛悬在颈上,他抬头一看,刻镂在那人脸上的是长年不退去的伤痕。

那是时间的惩罚,背叛的证明。

可是,纲吉没有这么想,此时一股不知名的情绪引领着他停下脚步,凝悌着眼前的人,对方的眼神在他看来和以前相差无几,同样沐浴在黑暗之中。

突然,就在剎那间,小小的火苗在纲吉心中窜出,接着狠狠嵌入了一种渴望,他发现自己多么想用亲手去抚摸那些疤痕。

 

多久年了,为什么你还是一副无法被救赎的样子呢?

Xanxus。

 

然后,他真的这么做了。

不顾一切。
***

起初的温热带有一点粗糙的触感,微微凹下的皮肤表面干燥,而色差明显区别了完好的组织和旧伤的残留,他指尖的血液迅速流动,碰触到的温度有上升的趋势,比起长年累积起的恐惧,对方侧颊的鬓角更是他想象不到的柔软。

当然,这些行为是有代价的。

「立刻放开你的手,泽田纲吉。」Xanxus说。

「诶?」

他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做了多么愚昧又草率的动作。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要……」

「哼,你没那个能耐。」他听见对方的声音,比以往的印象更随意。

嘎然而止的对话并没有使他更加放心,纲吉低下头,他假装整理自己袖口,再抚平衬衣的边缘,期间无可抑止的颤抖从指尖蔓延开。

过了一会,见Xanxus没有生气的倾向,也没有欲离开的意念,他只好又抬起头望着对方,接着说:

「总之……抱歉。」

理所当然,没有得到响应。

 

Xanxus超乎想象的平静,他望着泽田纲吉的头顶几根不规则翘起的发丝,发现自己其实不太想理对方,虽然他已经接受了自己在九代首领下的定位,没有理由需要效忠眼前人,况且,一切大大小小的事物都是史库瓦罗去洽谈的,他根本不需要出面,更别说是见到纲吉。

仇恨和敌意早在十年前便沉积成一片深海,而面对一个多十年间都没什么长进的家伙,再难熬的憎恨都顺势成了星星闪闪的光亮,泽田纲吉的存在是他失败的屈辱,也许自己曾经动过杀意,但现在再多说些什么都毫无意义。

而且看到对方这副慌张又胆怯的模样,他丝毫无法提起战意。

Xanxus原本想再吃晚餐前顺便练个枪法,活动筋骨,由于以房间相邻的距离来说,他私人的射击场更遥远,便当机立断走向了训练用的击靶地,只是,他没想到就这么和纲吉碰面。

 

此时,双方都不再说话,而Varia的侍者便走过来通知Xanxus说:

「boss,晚餐已经准备好了。」

大概心血来潮,Xanxus也不思考这是为什么,就见他盯着纲吉说:

「你给我留下来。」确确实实的命令句。

「诶?我就不了……」对方急忙摇了摇头,努力地摆动双手,虽然纲吉对Xanxus有一种本能的畏惧,不过还是清楚了表达了自己的抗拒。

 

「留下来。」Xanxus又说了一次,用更加低沉的语调。

纲吉当下第一个想法还是拒绝,并不是基础上的厌恶,那是多多少少在相处之中的尴尬作祟,理论上,他身为首领不需要害怕对方,也不用轻易妥协,但自己面对的不是别人,Xanxus是他曾经最大的敌人,或着还是犹豫着,现在和对方之间也缺少明确的定位,但至少,一定不是朋友或伙伴如此温馨的关系。

「那好吧,不好意思了。」不过最后,他还是答应了对方看不出来意的邀约。

也许吧,Xanxus说的话总是不可质疑。

而纲吉自己,也想从中找出他们的矛盾。

***

鲜嫩的烧烤牛排,在他的刀下被分割个成好几小块,富满浓郁香气的汁液顺势流出,纲吉不禁吞了吞口水,虽然在彭哥列的饮食也算享受,但还没到会用每餐都是单价如此高昂的食物来吃,他加了手边的蘑菇酱,嚼食着鲜美肉质的同时,一边绞尽脑汁的想要说些什么来开启话题。

现在,在偌大的长型餐桌上,对边分别坐着自己和Xanxus,而对方身边还有好几的侍者在帮忙上菜,只差没有帮Xanxus把食物送进他的嘴里。

生活的真是舒坦。

纲吉想着自己每天备文件压榨的命运和过去不断熬夜的研读多国语言的日子。

 

「菜给我拿下去。」Xanxus指着一盘丰盛而美味的莎拉说。

任性到一个不行,纲吉默默想道。

「要不然给我吃吧。」

实在不忍心整盘食物都被浪费,于是他开口。

没想到,接下来便是惨不忍睹的情况,凡是只要没有出现肉的餐点,Xanxus便会叫侍者直接送去纲吉的面前,除了一开始第一口的菲力牛排外,他把所有餐桌上的蔬菜都无比困难的咽下去,到最后纲吉看着Xanxus面无表情的用餐,都不好意思怀疑对方是不是故意的。

虽然超直觉下的答案很明显。

 

不过,看着两个人除此之外空荡荡的餐桌。纲吉问:

「Varia的其他人呢?」

过了许久,他都以为Xanxus其实没听到问题的时候,对方才悠悠回答:

「在餐厅吃。」

 

然后,纲吉看着墙上挂的历代Varia首领画像,想着自己到底是倒霉还是幸运。

怎么会邀请别人在自己的办公室吃饭呢?

然而,他没有问出口。

 

虽然他们不是可以闲话家常的关系,不过,接下来纲吉一旦在射击场完成训练量,都会遇到Xanxus,然后,一次也没能拒绝对方一起吃晚餐的要求,而且也没有再吃到肉的机会。

***



下集预告

随着时间缩短了两人距离,纲吉开始对Xanxus有了不同的看法,但是,他们逐渐亲密的状况在彭哥列总部看来却是不安,巴吉尔提出了警告,而当初枪伤纲吉未果的嫌犯离奇死亡,随着谜团和危机一步步接近,Varia的行动却越来越不受彭哥列控制,到底最终答案揭晓前,Xanxus是否可以跨越对于第十代的争夺后的不甘,全力支持纲吉,还是,他才是一切幕后的真凶呢?

 

 

 

 

事实上Xanxus没有办公室,因为他根本不需要办公啊。

 

突然想到小剧场:

有一天纲吉遇到史库瓦罗,忍不住问了一个他疑惑很久的问题。

「为什么你们没有跟Xanxus一起吃饭?」

照理说,他去吃了那么多餐,对方不是那种会排斥别人在旁边一起之东西的人。

「你以为跟那个混蛋boss一起吃饭,有肉可以吃吗?谁会去吃那种全部都是蔬菜的减肥餐!」

「也对……」纲吉摸了摸自己明显变得消瘦的肚子。

话锋一转,史库瓦罗说:

「列威那家伙是挺愿意的啦,不过一开始就被赶出来了。」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