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vonne

雜食,雷禮猿,恐尊禮

©Yvonne
Powered by LOFTER

【八伏】直到清晨的魔鬼

*用告白成功梗写一篇虐文(写手精分试炼七题02)

*看看伏见被我写得多么诗情画意的蠢

 

爱不是天使,但是执着是魔鬼。

 

无聊的世界,无聊的自己。没有任何改变的空间。

 

相较于以前,伏见已经学会不在意很多事,包括在自己面前碎碎念着跟公务或红豆泥有关一切的淡岛,他的思绪早就神游到办公室外西南方还要转两个弯过四的红绿灯才能到达的酒吧,指尖夹住手中新买的原子笔,试试转了几圈,感觉似乎还挺熟悉的,至少这是他从中学时就养成的习惯。

想当初,伏见还没把八田当作宝一样捂在胸口还怕化掉的时候,他也是这样一个优等生的样,却漫不经心地转着笔,把对方兴高采烈的讲出听了个小前段,就靠着自己智商比八田高出不只一小节,硬是将结果猜了个透彻,然后坦荡荡放空去了。

有时候不小心猜错,就随便拿个话题搪塞他。

 

喂,那个秃头的教务主任又拿你开刀了,快点去办公室一趟。

诶,真的假的?那你怎么不没早告诉我?那老头处罚特别严诶!

还不是你一直讲自己的话。

那是因为你一副无关紧要的样子!

 

看着对方匆匆转身奔跑着,拉开门还被即将走进来的同班同学下的楞了一秒,再忿忿嘀咕了几声后再消失于自己的视野。

那千变万化的表情是伏见来学校唯一的乐趣,八田也许真的比其他事物有趣了那么一点点。

 

伏见自己承认自己是没怎么仔细听过八田大嗓门说的话,等他注意到的时候,那个混蛋家伙已经有别的人可以听他讲了。

而自己只能坐在不远处的高脚椅上,握紧不含任何酒精浓度的饮料,听着草薙心疼玻璃杯的惊呼,当悲情的背景音乐。

 

反正总有一天你也会发现这些我的坏毛病,跑去找其他人。

伏见开始觉得有些不甘,八田也太不坚持了。

 

后来想想,他们真是幼稚的可以,八田喜欢讲话,伏见却不怎么喜欢集中注意力绕着别人转(虽然他浅意识这么做了),而伏见一但开口,八田的眼睛立刻闪烁着光芒,发现自己怎么也听不懂之后趴头就睡,也不管他还流口水在别人的桌上。

伏见为此还狠狠敲了好几次对方的头,但又后悔莫及。

 

要是又变得更笨要怎么办?

也许是自己没注意到,他想着想着就说出口了。

你就认了吧!这辈子照顾我。

八田毫不羞涩的话语脱口而出。

 

那时伏见还没拿着性的角度去揣度他唯一能说话又随时想要绝交的好友,他只看到对方的嘴巴开开合合,其中还笑了好几声,接着就听到让他快要栽下去,往后跌了一半人生还滚了好几圈至今都还没爬上来的深渊,轻飘飘的一句「一辈子」。

 

他自认不是情圣,想当然对方也不是,逢场作戏什么的就免了,八田竟然冲口说出了,自然就有认与不认的重大选择。

于是伏见犹豫了一会,乘对方还没转移话题到「隔壁晚上邻居又开始吵了妹妹一直哭害我也睡不着」之前,轻轻撇过头再缓缓的点了一下,眼角瞄的都是一副不在状况内的八田。

伏见没有说话,对方自然也停了下来。

 

你身体不舒服吗?猿比古。

虽然是全然的关心,但还是令人火大。

 

他握紧拳头想着要怎么揍在犹豫要不要送自己去保健室的八田,从脸的话还是肚子呢?估计对方反击时以自己身高的优势,会被打到胸口呼吸困难,要是揍肚子他还要移开课桌椅,搞不好还会被对方发现自己的意图失去先机。

 

正在伏见陷入残酷的选择之中时,一只手伸到他的眼前还缓缓靠近。

望着阴影逐渐笼罩自己视野的伏见,不禁感到一阵不怎么愉悦的警告,看来八田比他想的还要机灵,似乎已经要在他出手攻击之前,先给自己一个黑眼圈。

 

结果出乎意料,那只手停在伏见的额头上,掌心和手指虽然是比一般中学生还小,不过已经足够温暖。

 

没发烧吧?

 

八田小心翼翼的又移开了他的手,他担心的眼神还在伏见平常惨白的脸上游移。

 

这家伙果然喜欢我。

他得意地想,然后冷不防一把含情脉脉(虽然八田可能以为他前天终于没熬夜写程序,所以清醒了点)地抓住那只即将松开的手。

伏见想,既然自己在思考的事情已经被不解风情的美咲打断了,那就重新好好说出来。

他也真是个奇怪的孩子,在家里只能对着魔术方块和完美的程序代码无言以对,连个能沟通的对象都没有,对着师长也没两三句好话,对着同学就更不用说了,搞的大贝心心念念的在兔子封面的笔记本里写了千百遍喜欢,到伏见面前就变成了一局简洁的讨厌和看不爽,附加套餐永无止境的挑衅。

虽然这个家族遗传也有莫大的关系,当然自视甚高的伏见没有把自己套进去那个已经快窒息的病娇痴汉黑暗小圈圈,不过他还真怀疑过大贝才是自己老爸的亲女儿。

而他呢,大概是仁希初恋情人背着他跟别人生的孩子。

先不说这个可悲的家庭伦理剧场,伏见把自己云游四海的意识抓回来后,劈头对着八田就是一句重弹。

 

你喜欢我对吧?

 

伏见的眼眨也没眨,就盯着八田一脸老红的样子。

他有些沾沾自喜,不管如何,他已经猜对了即将迈向皆大喜剧的攻略线。

就算八田搞不清楚状况也好,是先喧宾夺主确立自己地位的时候。

 

他努力让自己原本富含磁性的声线再升高,轻柔的飘飘然一句:

「喜欢了就是一辈子的事了。」

 

若要好比八田刚刚的脸是颗红西红柿的话,那现在就是即将冲向天际的火箭。

啊,是发生错误提早爆炸的那一种。

 

然而,伏见在有行动力也料不到,八田居然有胆子冒着被班上女生围殴和喊着把「伏见君的初吻还给我的幻想」的风险,用着呼吸不稳又颤抖着的嘴巴贴上他为微微开启的唇,虽然对方的舌头没胆伸进去(往后两个星期就达成的任务)。

当然这个回答已经够明显了,他们都是被偶像剧以及八点党荼毒到只有情商,没有下限的孩子。

就这样糊里胡涂的互订终生下去,但是他们都忘了一件事,那些看得让纵情欲泪的剧本都是经历过社会黑暗面大人肮脏思想的结晶,第一次在做的时候,八田扳开了伏见白皙修长的腿(用力的理由一半是嫉妒一半是性急),就想一步登天直冲而上,结果当然可想而知,对方差点让他断子绝孙不说,还啃的八田脸上和身上满是虐待之后的瘀青,活像他才是被钉在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金枪鱼。

当然他们的辛酸和血泪没有白费,终于在毕业当晚打出了满江红的全垒打,伏见就在谋划下次自己一定要让八田也尝尝相同的痛苦。

 

然后呢?就没有然后了。

 

周防尊的出现证明天降系在任何场合都是无敌的,吠舞罗的温暖让伏见这种自欺欺人的怨妇活该被抛弃,当然都是后话了。 

 

取自人民血汗钱压榨工厂的副厂长说道,她似乎已经对于自己手下优秀却意外不听话的职员有许多意见。

 

草薙冒了一身冷汗,就怕手滑摔了一个昂贵的酒杯,也吵醒了趴在吧台上的冰山女王,他发誓再也不让淡岛在自己面前喝醉酒吐真言,把那吵吵闹闹小两口的矛盾扯上身绝对是不明智的选择。

他只是个普通的二把手,没能力向周防尊那样对宗像礼司之外的一切无动于衷(有时候宗像也不能影响他),就恭恭敬敬的拨起电话,叫台有信用的出租车把这个醒不醒都是祸害偏偏还会惹自己心动的女人回家,熟络的把对方的地址倒背如流之后,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也被伏见传染了一点点STK。

 

爱就是这样在对方不省人事之后继续作背后的天使,而执着,那种玩意儿是小孩才会玩的游戏。

 

周防尊懒得玩,草薙出云望了望自己的钱包,也摇摇头没胆玩,然而悲惨的是十束多多良就这么被活生生无情的玩坏了,魔鬼就是狐狸面具之下的微笑。

当初不学好也不该一个人出来看夜景,看着看着就被谋杀了,还给人家小女孩一个永远难忘的生日,每次都在切糕和蛋糕之间抉择。

 

伏见叹了口气,被淡岛骂完之后继续查案。

 

有什么不一样了,还是什么都一样。

伏见知道八田还喜欢他,虽然对方似乎企图隐藏一切。

一起打工的时候带了两份便当的肉食,打斗时候手抚摸过脸庞的颤抖,指尖划过嘴唇的轻柔,回忆中像是小狗一样闪亮亮的眼神,梦境每个心动瞬间的游移,就算他狠心刺了对方肩膀,痛快淋漓地说着和内心完全不同的谎言,就为了能给对方一个警告。

 

不要继续查真相,也不要继续靠近我。

 

他转过身,没来得及摀住他的耳畔边满是淡岛的唠叨,就听见对方脚踩上滑板一溜烟的离开现场,留下胖子大呼小叫的吵闹。

 

伏见同时也明白另一件事,虽然自己想要不去在意。

八田还不够喜欢他,还不能够像自己一样。

他们就算水乳交融还是两个独立的个体,中学生对一辈子的认知是建立在自我满足下的产物。

而现在,他只想拿起刀跟对方好好厮杀一场。

 

他们的喜欢像血淋淋的战场,刀割在伤口上是吻,拳揍在单薄的肌肤上是爱抚。

他像个天使,在夜晚降临时,而当黎明半生熹熹微光,伏见睁开眼一看,才知道自己的执着早已成为魔鬼。

日日夜夜的念着着关于八田的一切,做着情境相同的噩梦,忍受着独自一人的冰冷。

 

这倒底算什么?

伏见想好好问问中学时那个天真无邪的自己。

 

而无声响应他的只是镜子前多年来病态白皙的面容。

 

 

我在说谎,他被欺骗。

我说真话,他不相信。

我想说出来,但他抢先勒住了我的脖子。

 

我们……到底算什么?

 

FIN

评论(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