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vonne

雜食,雷禮猿,恐尊禮

©Yvonne
Powered by LOFTER

【伏八】论和好的方式

 

OOC慎入

「我啊……会想办法用你也听得懂的方式说的,就等等吧。」

那个他曾经以为等到天长地久都不会回头的人,做出了妥协,用一种近乎别扭的语气,仿佛幻觉一般,八田一瞬间瞄过伏见脸颊上的微红,再小声的咕哝在他心中都是天打雷劈。

 

于是,他们就莫名奇妙,没有任何理由的和好了。

真的是莫名其妙。

 

他不顾身上流着汗,慌忙推开玻璃门,眼见伏见连眉毛都没挑一下,眼睛也没从终端上移开。

等八田走到他对面时,伏见才慢慢递了一杯咖啡给对方,默默地说了声谢,然后他接过还微温的马克杯,轻啜一口。

「……好苦,你忘记加糖了吧?」

「那是大人的味道喔,美咲。」伏见继续滑他的终端,随便应付了一下。

 

才怪,尊哥都喜欢喝草莓牛奶胜过冰啤酒。

八田在心中反驳道,但他有预感如果真的说出来的话,对方搞不好就立刻走人了。

 

「……不是说要认真说给我听的吗?」

刚从外面的雪地匆忙奔走的八田,发现他的声线涩涩的,就算喝了不喜欢的咖啡也一样。

「区区一个美咲,居然还迟到了那么久。」

伏见没有正面回答,他说出事实却不像在抱怨,悠悠的继续原本的动作,八田这才注意到对方的终端萤幕上,还有一通未接来电。

「……抱歉。」他试图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真诚无比。

「你给我自己先待个三十分钟再说。」

「我只有迟到十分钟吧?」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表,上面显示现在是八点十分。

仿佛他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一般,伏见终于把头抬起,狠狠的瞪着八田,他缓缓地说:「但是我等了三十分钟。」

 

 

「……喔,不对呀?我记得是约八点。」他搔了搔头,不太确定的说。

「可是你让我等了三十分钟。」

「可是,明明就说好是八点,我这里还有简讯内容……」他低头,按了一下手表上的显示纽查看,然后他歪头想了想。

 

「等等,我要是准时来,你该不会也讲个二十分的长篇大道理说都是我的错吧?」

 

伏见显露一副朽木还可雕也的心思在脸上,别问八田是怎么看出来这么复杂不可分析的表情的,只要是对方的动作他都有特殊的直觉解释,只是近几年这个技能不知怎么一直点不满而已。

八田突然觉得累感不爱,虽然他们之间从来没有爱。

伏见的脑子已经聪明和愚蠢到他这个正常人无法看透的地步。

他默默盯着对方继续说下去的嘴唇,发现还挺干燥的,也许真的待了一段时间了吧。

然而,八田没有注意到对方也同样盯着自己的面孔,眼神的意义却大大不同。

「那不是重点,你让我在这里一个人孤伶伶在新年前夜车水马龙还好死不死下雪的街上等了你三十分钟……」

八田觉得画风不对,不过想起这是同人文,不对劲的地方往往是突破口,于是他决定耐心听伏见把话说完。

「路上还有歪歪腻腻的小情侣秀一身恩爱,我都想要砸光身上所有的小刀,让他们体验一下新年的红色……」

 

「……不,你明明坐在店里滑手机,这里很温暖,而且咖啡还是热的。」八田口干干回道。

「我当然知道。」伏见烦躁的低下头,手指迅速的在方盒的键盘上移动。

他不太清楚对方是不是妥协了,但又忍不住继续说:「所以说,应该是你计较的东西太奇怪……而且小情侣关你什么事啊?」

下一秒,对方就迅速打断他,伏见露出了笑容。

「我当然知道咖啡是热的,我有喝过。」

八田不太晓得要怎么形容那种感觉。

 

一般不会把自己喝过的饮料毫无顾忌的那给别人吧?

而且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

「……」

这应该不是错觉,八田觉得自己想要争论的内容,瞬间被引去完全意料之外的地方,不过现在再来在意这些细节未免太小家子气了,喝同一罐饮料这种事他们中学时就常常实行,于是他理所当然把伏见的刻意解释为和好的依据。

「……下次加点糖。」最后,八田缓缓提出了建议。

之后他听见伏见咬牙切齿的声音,原本苍白的面容都有些扭曲。

 

「下次?蛤?美咲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只是突然觉得猴子你缺爱的有点严重。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他好像不小心踩到地雷了。

八田发现自己无论过了多少年,还是都不太能适应过往的好友(即将要变成现在进行式了)时不时抽风的现象。

他干巴巴的答道:「以前不是都喝同一罐可乐的吗?虽然好像都是你付钱的。」

 

「蛤?就因为这种理由你就接受跟我喝同一杯咖啡?」

要不然猴子你要我把东西吐出来吗?可是已经吞下去那么久了。

八田在心中默默反驳,其实他真的不是那么在乎这种事。

 

不过为什么始作俑者会比他更在意,就难以理解了。

「算了,那不重要吧?我们今天要谈的是……」

「美咲你是蠢蛋吗?这种事怎么会不重要,你可是跟我喝了同一杯……」

 

「……猿比古你很在意吗?」

他一头雾水的问,已经很久没看见对方那么激动的样子了。

「你应该要在意啊,美咲!」

 

「我觉得真的没什么啦,如果对象是你的话。」八田真诚的说,他的眼睛一眨也没眨。

……如果镰本敢做这种事我早就打他一顿了。

不过对于伏见,一切似乎都是可以接受的。

 

「美咲,所以我才说你是笨蛋啊!要嘛就说恶心骂我或是打我都可以……这样一声不吭的样子以为自己很成熟吗?」

……原来你是想要被我揍所以才这样的吗?

八田觉得伏见无时无刻都在刷新自己既有的世界观。

不过,我是来和好的啊,以往我们打架虽然实力差不多,不过猴子你以前不都用一些差劲的小伎俩让我受伤吗?例如:小刀、小刀或小刀之类的。

现在想要用这种方式道歉也太奇怪了,说是拉仇恨也不为过。

 

「没关系,我真的不在意,现在应该……」他摆了摆手硬是挤出凶恶的笑容说。

「你怎么可以不在意我呢?」伏见一句话直冲而来。

 

「蛤?」

八田表示,自己刚刚一定没有听清楚对方到底在讲什么。

 

「我说,你怎么可以不在意我呢?」伏见又丢了一句一模一样的话过来。

 

「刚刚说的是喝同一罐饮料的事吧?」八田小心翼翼的问歇斯底里的对方。

 

「美咲你既然一点都不在意我,和好那种虚假的形式就不用做了。」

语毕,伏见阴着脸想要离开,他一把推开椅子,咋了舌站起来。

 

他的终端虽然被关成静音了,不过震动还是响个不停,眼前他可是没什么时间跟别人惬意坐在咖啡厅闲聊。

秋山和道明寺一直寄紧急公文来,就算成了普通人Scepter4也不是可以轻易混吃等死的地方,尤其伏见身为那么高阶的官员,领的薪水不知道可以养活几个八田。

 

「……你说我不在意你?」八田握紧拳头,他的怒火彻底被挑起了。

虽然他也站了起来,不过相隔十一点一公分的尺寸差异让自己有点站不住脚。

 

伏见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露出一个睥睨众生的表情。

八田这时却觉得对方的浏海太碍眼了,他看不清楚伏见的眼睛。

 

「你觉得自己在这里白等了十分钟很火大?」

「是三十分钟。」对方反驳。

「觉得跟我共喝一杯咖啡很屈辱?」

「才不是。」又被反驳了。

 

「我不在意你就不会自己在外面那么冷的天气绕着店跑了十圈,犹豫了十分钟才进来。」

「我没有看到。」

「你从头到尾只注意你的手机。」

「才不是,如果美咲经过的话一定会有感觉,我一定感应的出来。」

「天气太冷,你鼻子一定失灵了。」

八田下意识忽略了伏见意味不明的话,他继续说道:

 

「我不在意你就不会在接咖啡的时候分神想到的不是间接接吻,而是你手怎么那么冷。」

「……你果然早就知道我喝过了。」

「杯子边缘的痕迹太明显了吧?」都是浅色的咖啡渍,虽然他不介意就是了。

「那为什么不对准喝呢?」虽然其他地方他也舔过。

 

「……我的意思是想要表达我很在意你。」

八田觉得自已混乱的语无伦次之后,真正能说出口不被讨厌的只有这句话。

 

「然后呢?」伏见挑眉,他已经缓缓坐回原位。

 

「所以我们和好吧……猿比古,这几年我很……」

 

「很怎么样?」

伏见垂下眼,他缓缓靠近了对面的八田,指头磨蹭着对方微微卷曲的发尾。

很久没有那么亲近彼此的动作发生,于是他的心跳又漏了一拍。

最后,八田涨红着脸至死不休的讲出了:「我很……想你。」

接着伏见他心中那个软软柔柔,还一心一意向着自己的小美咲天使,仿佛又回归了一般

「真的,我没有刻意,在见不到你的时候也一样,不管什么时候都会不小心想到你,就算你时不时就出现在我面前找存在感,拿着武器一句不说就开始开刷,我果然还是……」

 

「一直很想你。」

八田更加酡红的脸让伏见情不自禁想要咬一口,而对方低着头,显得更加欲盖弥彰。

 

「美咲。」

「嗯?」

「抬头看着我啊,美咲。」

 

仿佛就这么痴痴叫着对方的名字,就算已经到世界的尽头也不在意。

下一刻就是世界末日有多好。

 

让我跟美咲一起葬在这个暖气一点都不温暖的店里吧,他会握着我的手然后缩进我怀里发抖,这里没什么客人,也没什碍事的家伙,我最后还可以吻着他的唇,无赖说初吻都还没给出去就死了对童贞来说太难堪了,反正他也不会知道我早就对他上下其手过很多地方。

没有人会把我们分开,没有人会比我更在乎你,当然也没有人会来阻碍我们在一起。

就算那个人是你也不行,你也不能离开苦苦想跟你一起死的我。

 

伏见承认就算和好了,他还是想要跟对方一起殉情。

光是想想都觉得自己没救了。

 

「美咲,你给我听好。」

于是他变本加厉严重了自己的倾向,伏见沉沉的呼唤对面还红着脸不敢抬起头,深怕被调侃的人。

 

「你这个人糟糕,不过既然是美咲也没办法。」

「什么?我都说了那么……肉麻的话,你还只有这种反应?」

「爱是不求回报的,所以我才说你很糟糕。」

 

「烦死了,我又没有……爱你之类的。」对方支支吾吾的嗫嚅着。

虽然是意料之中的话,可是伏见觉得自己的心上还是被狠狠划开了好几个的洞,流的血够他们埋在一起当护城河了。

 

「我也是喔,美咲,我一点都不爱你。」

「喔喔……我早就知道了。」

八田知道伏见说了实话,他们之间的关系本来就跟爱什么的无关,可是直接被否定的瞬间还是有点受伤。

亏我刚刚还要说其实有点喜欢你的。

八田黯然的想。

 

「我不爱你喔,美咲。」伏见又重复说道,他像老鹰一样盯着自己的猎物。

「知道了啦,我也不爱你这家……」

「所以我要回报。」伏见切断了对方的话。

 

「有了回报,我才要继续喜欢你。」

「而且之前缺的份,你也得给我补上,美咲。」

伏见露出了一副不能再更加坦然的神情,而八田的眼神像是见到了洪水猛兽一般。

 

「猿比古你……」

「美咲,你这个人不适合和其他人谈对象谈恋爱谈感情。」

「那不是都同一种意思吗?而且你凭什么……」

八田觉得自己又要被对方奇怪的理论绕进去了,他赶紧反驳。

 

「凭什么?这真是个可笑的问题。」

没有人会比我更喜欢你了,也没有人会比我更讨厌你。

没有人能像你属于我一样的让你快乐,也没有人能像我离开你一样的令你难过。

 

伏见在八田冰冷的耳畔吹了一口暧昧的热气,他连眼睛都弯着笑说:

「你以为……我会给你别种选择吗?」

 

「能跟你在一起的人只有我。」

八田在他不算太紧的怀抱里抖了抖肩,伏见所幸当作是天气真的太冷了。

 

这个人虽然嘴上说这那么霸道的话,不过他真的拒绝的话,也许会哭吧。

以后搞不好还是会装作完全没这回事的样子来挑衅,这样不是完全拿伏见没办法了吗?

「搞了半天,你根本就不是想和好才来的……」

「那我的感觉到底算什么?」八田嘀咕道。

 

猿比古一直都把人当傻瓜看,难道觉得在公共场合就会顾他的面子不拒绝吗?

八田美咲猜忌的想,他在心中尽量将对方设计成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

明明打架的时候比谁都痛快,我怎么确定在拥抱的时候不会冷不防被小刀暗刺?

就算是中学老是腻在一起的时候,之间的和谐也是短暂无比的。

 

仿佛要证明这些思考都没有意义一般,伏见又说了话。

 

「我想要跟你和好,美咲。」

「但是如果只有得到这些,我宁可全部都不要。」

伏见说得很坚决,就像他决意要离开吠舞罗的时候一样。

基于这种相似的语气,让八田有些排斥。

 

「真是个任性的家伙,不,应该说你一直都是这样子的,猿比古。」

他想避开对方颈肩蹭得自己搔痒的触感,却巧妙地被局限在亲昵里放不开身体。

 

「如果这就是和好意思的话……我全盘会接受的,猿比古。」

后来,他还是叹了一口气准备让步。

 

八田闭起眼,他感觉伏见正在缩紧他的环抱,一般颤抖着,一边将微微湿热的气息洒落在他所有外露的皮肤上,然后,仿佛心有灵犀一般,他的身子也渐渐感到一股燥热。

那种由内而外的焦躁逼着他快要发疯,于是八田忍不住睁开眼。

 

就见到店中灯光勾勒出伏见的脸孔,他眼里满溢出来的情感几乎要将自己给吞没。

 

「我们和好吧。」

不是要回到从前两个人狭小的世界,也不是要让你回来吠舞罗。

 

而是我准备跟你在一起。

跟全世界说八田美咲是属于伏见猿比古的,而伏见猿比古也是属于八田美咲的。

 

 

番外篇:

「美咲,你能接受我以外的人跟你接吻爱抚上床吗?」

「就算对方是个女的,你也会在关键时刻萎了吧?」

「而且就算你威了,我也还硬着,可以继续下去。」

 

「草薙谢谢你的纸条,我跟猴子和好了。」

 

「等等,你真的照着上面去念了吗?」

「那可是尊写给青之王的情书,虽然是被逼的。」

 

「……猿比古应该不会在上司面前炫耀吧?」

 

「……你的话依他的个性搞不好会录下来当手机铃声放呢?」

 

 

对不起,尊哥连死了都要让你受委屈。

不过我最喜欢你了,所以写的文章都要让你出场喔❤❤❤


评论(11)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