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vonne

雜食,雷禮猿,恐尊禮

©Yvonne
Powered by LOFTER

【伏八】微小说

翻了翻,结果还有以前没发到的旧档(而且另一篇居然是尊美

 

这玻璃渣里渗了糖,而糖里只有渣。

意思就是看了之后,作者会让你后悔没拿卫生纸在旁(撸)边(小)擦(美)眼(咲)泪

 

Adventure(冒险)

「美咲,所谓的冒险呢,就是在你身上找到新的敏感点。」

他俐落扒开对方最后防线的背心,然后愉悦的勾起微笑。

 

Angst(焦虑)

身上的印记比旁人瑟缩颤抖的身体还要冰冷,他一边唾弃着自己的忠诚,一边忍不住向对方张开怀抱。

(我的王走了,而我的世界却不是因他而垮。)

 

Crackfic(片段)

「你喜欢我哪一点?我改。」

「美咲,别开玩笑了,我就喜欢你偏偏不看着我,不追着我跑,不对着我摇尾巴。」

(你的好恶都是我垂涎三尺的珍宝)

 

Crime(背德)

「美咲你喜欢尊哥的事,真当所有人都不知道吗?别半夜溜进酒吧去舔他的杯子。」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早就砸碎之后掉包成你的了吗?」

 

Crossover(混合同人)

「猿比古,我喜欢你!」

「啊啊,怎么这样虚化就加速了呢?反正,你是没有机会再留在小情人身边了哦。」

 

Death(死亡)

世界沉没在你毫不犹豫转头就走的瞬间。

直到下一个梦之前,我会活着等待奇迹。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十五岁的破事随便在床单上滚一滚就可以解决。

然而,要是牵起对方的手的话,就是一辈子的破事了。

 

Fantasy(幻想)

「你原来喜欢绒毛娃娃哇?猴子。」

「嗯,吉娃娃全身剃光毛的那种最适合我。」

 

Fetish(恋物癖)

血流成河也不能洗净刀剑上的锋利,于是我用舌头舔了你的伤口。

 

First Time(第一次)

没有再见,每滴八田的泪都是伏见亲手葬送的浪漫。

 

Fluff(轻松)

「我的告白可不接受你拒绝喔,美咲。」

他看着眼前人居高临下拿着手铐,默默收回骂人的狂言。

 

Future Fic(未来)

哈哈,他们老了,变得平凡无比。

时间磨平了少年心中的恨,却也没能留下喜欢。

(他们永远在回忆。)

 

Horror(惊栗)

鬼故事是当年伏见用来吓八田跟他一起睡的。

现在,他曾经的挚爱却为了死人彻夜奔腾。

 

Humor(幽默)

美咲,我锁骨上的伤痕也跟你也用个对称的怎么样?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他转了一圈插在对方心口的小刀,自己感觉疼了。

 

Kinky(变态/怪癖)

谈恋爱是一生的折磨,偏偏有人乐此不疲的宣告分手。

(你的病从来不是因为我痊愈的。)

 

Parody(仿效)

猿比古,我学会耍匕首了,就怕你被我堵在巷子里没时间上医院。

 

Poetry(诗歌/韵文)

要是回到当初有多好

现在的小小世界里

连我的爱都容不下

 

Romance(浪漫)

他的剑只离心脏的薄膜五公分,就像他当年把对方压在墙角靠近。

差了一点,就能够跟爱情/死亡接吻。

 

Sci-Fi(科幻)

「恭喜您,机甲装备操控的演习评鉴为A。」

「别露出那张蠢脸啊,美咲,明明是因为我升级才过关的。」

 

Smut(情色)

十二岁的小美咲和成年礼的小美咲的很可爱呢。

 

Spiritual(心灵)

「柏拉图很厉害吗?」

「啧,你又不是在跟那家伙谈恋爱。」

 

Suspense(悬念)

你已经能喝牛奶了,怎么还不懂我一个人吃蔬菜的寂寞?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回过神,我赶紧去救垃圾车上的喜帖,发誓不会再撕碎它。

然而,你的照片却不是完整的在上面。

 

Tragedy(悲剧)

「我想了想,要是当年也喜欢你就好了。」

八田美咲望着自己头上即将落下来的剑,再一眼也不眨的注视着已经拔出刀指向自己的人,无奈笑出声。

「猴子,不要再颤抖了,刀拿稳一点,要是刺偏我可不好受。」

 

Western(西部风格)

「牛仔是喝牛奶长大的喔。」

「就跟你说我要成为的是警长啊,就可以赶快把囚犯放出来了。」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

「他难道有哪一点比我好吗?」

「……尊哥比较喜欢他。」

 

Mary Sue(大众情人(女性)

女人的曼妙姿态,尤其是那乌黑的长发,几乎让他的身体产生无法言喻的恐惧。

「看个鬼片都能害羞成这样,你到底是有多不适应啊?」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美咲,我想让你怀上我的孩子…….」

「猿……猿比古才是女的吧?啊啊啊!不要脱我裤子!」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我讨厌八田美咲,所以蔬菜都应该进去他的肚子。

而他便当里的肉类都是我的。

 




那家伙走了

他强迫我把名字刻在身上

锁骨间  小腿肚 掌心内侧

血块干在胸口 满处都是他的名

 

而这些字不知道的

我的骨灰也不会忘记


伏八再見,也許第三季出了我才會回來 哈哈哈哈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