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vonne

雜食,雷禮猿,恐尊禮

©Yvonne
Powered by LOFTER

是鸣人逼自己走的,宇智波佐助没有跟任何人讲过,很多真相他不愿记得清楚。

他的左眼看见了几世轮回的哀号遍野,直到草薙剑的锋光归入刀鞘,一支独臂扛起了理应承受的代价,漫漫沙尘铺天盖地,佐助发现找不到出口,复仇的来时路飘落兄长的祝福,仅剩下空无的残骸,让人不堪回首,而归途凄凄断送在鸣人亲口说的再见里,他的自尊再也找不到一个苟存的理由留下,于是佐助缓缓踏上旅程,脚步声中没有犹豫。

他的恨、他的喜欢都已经不再重要,无论是在乎还是被在乎,都已经失去人选。

 

这个世界上他可以伤害所有人,却只有鸣人可以赋予他死亡。

然而,不管自己的口中再吐露什么残忍的言语,血红的瞳眸里都倒映不出来当年十六岁的清澈,孤注一掷的憎恨跟默默无语的喜欢都消失了,佐助再也没有借口可以去伤害一个不在乎他的人,就算之前的伤痛不曾抚平,苍茫的天空下,自己流的泪还有鸣人的惊呼历历在目,可是当回忆清醒的时候,他早已乘坐着鹰翻山越岭,冰冷的流水淌过脚底,迎着模糊的皓光念起曾经在掌心的月亮。

没有人喜欢颠颇流离,就算宇智波佐助享受孤独。

有一天他终究在木叶找到归处,但绝不是鸣人身边。

 

接到喜帖的时候,佐助尽量享受着思念的灼热,复印的苍白笔迹值得他一再仔细用世上无双的眼睛去窥探,照片上旋转的光阴落在漩涡鸣人和日向雏田洋溢的笑容下,宇智波佐助的手指跃上了小小方格上的脸庞,经年累月的想念几乎要把那一点点平凡嫉妒烧尽,即使他的眼底容不下两个人,即使他的心早就已经死去,可是当再隔着一张照片看见对方的面容,他的内心终于又找到了可以崩堤的感情。

他颤抖着手阖上帖子和双眼,祝福的话盘旋在脑袋里面,飞越过无数的呢喃,然后迷路在回归的地图上,最终,宇智波佐助还是没有越过火之国的边界,秃鹰群在他身后啃食着刚刚狩猎下的野猪尸体,乌鸦啄食着脚下的残屑,骇人的环境下等到夜晚,所有生物都消失身影,而佐助痛恨自己这双就算千万距离也能探勘一切的眼睛。

身为自我毁灭的一族后代,他并不卑微,拥有着独一无二的瞳术和查克拉,他并不渺小。

可是,他依然记不清自己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失去鸣人的。

 

 

『我并不后悔遇见你,甚至还可以说遇见你是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事情。』

『你没有做错事,真的。当然如果不算之前所有的话……你一直都遵从着自己的心去战斗。』

『可是啊,也许有一天我才会突然发现自己并没有那么宽容,这也是真的。』

离别也是真的,再见也是真的,没有实现的也只有他的告解而已。

 

我不知道你还可以选择我以外的人。

可是我深深了解,即使做出了抉择,自己再也无法将注意从你身上移开。

 

这不是情话,它就像一个幼小的诅咒一样,还再慢慢生长。

直到盘据内心。

 

 

直到某一日,他找到了解开问题的方法,在这之前自己将无数次踏上迷途。


评论
热度(5)